• “两会热评”系列?丨“寒暑假分散为春夏秋冬4个假”需

  • 发布日期:2020-05-23 00:17   来源:未知   阅读:

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九龙坡区谢家湾小学校长刘希娅近日提出建议,将集中的寒暑假分散为春夏秋冬四个假期,取消省级统一组织的中招联考,将中小学的评价主导下沉到以区县为主。

中小学生假期的调整不仅关系学生的学习安排,更涉及家长的生活工作安排,引发广泛的关注。

资料图 来源:IC Photo

刘希娅建议的理由是,当前寒暑假时间都比较长,对家庭陪伴和家庭教育带来较大挑战,特别是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由于学生长时间居家而集中产生的亲子冲突甚至引发学生心理问题,都反映出家庭教育亲子陪伴的效果参差不齐。将寒暑假拆分散为四个假期,可以减轻家长因长时间监管孩子而带来的家庭负担,缓解因假期过长家长普遍把孩子送到补习班而带来的对素质教育学校教育的负面影响,避免因学生在家学习生活与学校学习生活长时间脱节而带来的新学期返校后的不适应。

的确,疫情期间学校延迟开学,家长与孩子相处的时间长达四五个月,引发了很多亲子冲突,也放大了家庭教育问题。代表建议将寒暑假分散,减轻家长因长时间监管孩子带来的家庭负担并不是没有依据。

疫情终将过去,这种长达数月的居家隔离、居家学习的场景很难再现。而假期的调整所关涉的不仅是学校教学安排的调整,还会直接影响千万个家庭的生活、工作安排,涉及到学校、社会、家庭等方方面面,无疑需要慎重对待。

去年两会期间,有人大代表提交了《关于落实大中小学春假、秋假的建议》,建议将春假设立在“五一”前后、秋假设立在“十一”前后,假期可以设计为10至15天左右,配合推动职工带薪休假,以便父母和爷爷奶奶带着孩子旅游度假。后来,教育部答复称,关于在全国范围内全面推广实施春秋假,还需在总结各地实践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研究,深入评估。

可以说,教育部的态度是谨慎的,即便是调整假期安排,也需综合考虑不同地区的社会发展情况以及教育发展情况。

中小学生比不得大学生,高校放春秋假,大学生可以安排好自己的生活;中小学生尚未成年,缺乏生活自理能力,需要家长监护。在假期总量不变的情况下,分散为四个假期,或可以减轻家长寒暑假期间长时间监护孩子的负担,但却可能从另外一个方向增加家庭教育负担。如果说寒暑假期间的亲子陪伴是一种负担,是两次折磨,那么春夏秋冬就是四次折磨,家长要安排四次假期配陪护孩子。在职工带薪休假制度没有全面落实的情况下,孩子放假而大多数双职工家庭又不得不工作,放假很可能会加重家庭负担。此外,对于农村地区的孩子,尤其是留守儿童来说,分散的假期带来的监护风险更大。

过长的寒暑假会带来新学期的不适应,但实际上,即便是十一小长假之后,孩子和成人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假期综合征”。至于分散为四个假期之后,能不能影响家长把孩子送去补习班的选择,更是见仁见智。毕竟,家长将孩子送去培训班,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怕孩子输在起跑线的焦虑,在于愈演愈烈的教育竞争压力。这种焦虑和压力并不会因为假期的安排而改变。如果不能在教育均衡发展、招生评价制度改革等方面真正改善教育生态、缓解家长的竞争焦虑,改变放假安排,很难发挥实际的作用。

疫情期间,长时间亲子陪伴诱发的亲子冲突,其实是一次家庭教育问题的总爆发,根源在于年轻一代父母在家庭教育方面接受的教育和训练很少,不适应长时间的亲子陪伴模式。如何提高家庭教育质量,掌握正确的家庭教育理念和方法,改善亲子关系,是家长们必须要学习的一门重要课程,也才是解决亲子冲突的关键。

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杨三喜

编辑 汪垠涛